張峻建請縣府重視青年人才外流問題讓幸福留住年輕人不再外漂

台灣即新聞 記者 楊金明/花蓮報導

年輕人被迫旅外謀生,壯年被迫遠離家園求職,這群在地鄉親只有逢年過節和豐年祭典才能有機會回來花蓮,享受家人短暫的團聚幸福,花蓮的農村與部落正在逐漸凋零,寂靜默然的巷弄,見不到活力充沛的青壯年,只剩下老人和隔代教養的幼童,還有悠閒地躺在街路中央的狗,這就是花蓮農村與偏遠部落的日常哀愁寫照。

據行政院主計處公布家戶可支配所得中,100年台東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607,872元,109年台東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764,655元;100年花蓮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757,041元,109年花蓮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873,311元;100年宜蘭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721,410元,109年宜蘭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959,374元;十年間,台東縣每戶可支配所得增加156,783元,花蓮縣每戶可支配所得增加116,270元,宜蘭縣每戶可支配所得增加237,964元,以成長率和進步而言,花蓮縣不僅被台東縣迎頭趕上,更被宜蘭縣遠遠的甩在後面。

就算再多的「五星級」,對花蓮的經濟成長也沒有實質幫助,問題到底出在哪裡?為何企業家不敢到花蓮來投資,過去10年花蓮人口淨流出超過1萬人,很多花蓮的子弟唸完大學,學有所成,卻無法回鄉找到合適的工作,只能離鄉背井、北漂、西漂、南漂就是漂不回花蓮。而從政府推動台商回台方案資料顯示,吸引逾1兆元資金回流,創造9.3萬個工作機會,但花蓮只有一家台商回流,在各縣市倒數第一名,這原因又是如何呢?

10年下來,大小活動沒少過,特定團體補助沒略過,建設宣傳沒放過,後來又有礦石稅加持過,結果家家戶戶仍然得過且過。縣政的推行應是以民為福祉,全方位的照顧,透過建設推動進而引入產業與發展,在此推動下產業和觀光行銷,才能受惠在地民眾,進而得到經濟改善,這才是實實在在落入花蓮的每一戶人家中,再多的外表光鮮和金玉其外的形象包裝,都比不過每一個家庭可支配所得可以增加,來得更為實際。

台灣東部三縣,花蓮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倒數第一名,甚至被台東縣逆襲超前,花蓮縣議會豈能漠視調查報告與數據具在的事實,花蓮縣政府的可支配都花到哪裡去?為何農村部落的發展彷彿被時間凍結,與北區城鎮宛如平行時空,形成強烈的反差和對比,聚會所一個接一個蓋,嶄新的建物,標配齊全的會所,充其量就只是在突顯落寞蕭條的村落有在動,那人呢?人才外流,家鄉子弟在外漂泊,問題解決了嗎?縣府做了多少努力?努力的方向正確嗎?

想想台東縣的超前,宜蘭縣的突飛猛進,而花蓮呢? 花蓮縣議會監督權的行使,反而被花蓮縣政府的行政權所干預並大作文章,甚至延審也被操作成罪,這在民主法治權力分立的台灣,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曇花一現的活動把預算消耗了,核銷照片也拍到了,當活動道具與布幕卸下之後,而殘酷的現實,就是孤單的農村身影再次被打回原形,老人坐著電動車或繼續牽著孫子,依舊守著老屋,等待年節,癡癡地盼著兒女歸來。
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